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诗酒鉴赏

妙墨玄漏 ,澄怀观道——记甘肃著名书画艺术家王东升先生

时间:2019-01-11 来源:西部酒业网

 
  王东升号毓山大雅堂主,现为世界华人、华侨联合总会艺术委员会高级画师、中国徐悲鸿画院特骋画师、中国诗书画印协会理事、上海财富名人书画院一级美术师、上海百意国画研究院副院长、甘肃省书画研究院理事、甘肃阳明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甘肃美术家协会会员,兰州文化联谊会副会长。 

  王东升先生,其画山水、花鸟样样皆精擅,且创作勤奋,画艺日臻老辣,窃以为笔力不逮,浅尝辄止,难窥其艺面貌,惟尽相知,撩开冰山一角。 

  王东升先生,髫龄习画,秉从家学,恪尽克承,未敢一分懈怠,临池不辍,不减敬畏。其儒雅俊朗,兼好诗书 ,其性如是,发之毫端,聚墨成象,发于心成于性,胸次开阔,学养跃然纸上,已是潜移默化,养于学附于画,令人击节扼腕。 

  王东升先生花鸟画亦令人爱不释手,盘而桓之,或梅花冷艳铁骨、铁划银勾,或莲荷清濯不染、或写意葫芦、牡丹、金鱼,寄人美意,不一而足,设色用水精谨,取境清远,神思凝重,道法自然,观之脱俗,其构图的凝练、物象的取舍,均不可再施笔墨。 

  如东升先生之牡丹写意,高古游丝线自始至终一气至尾,力不见怯,笔线操控娴熟,线性沉着平静,线质稳重坚实,线性曲直过渡自由。转折处锋在画心,自如流便。枝叶折搭,借势用锋,笔势物理宛若天成。花叶偃仰反厕,锋棱自然,跃然纸上,敷粉著色,自在完足,花心用笔如蚁攒聚,枝叶扶风,扪手可触,馨香扑鼻、高贵富态,了无脂粉俗腻。余,心悦服之。 

  “画家以古人为师,已是上乘,进此当以天地为师,”(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寒暑更迭,王东升先生不因序属冷暖写生,师法自然,众妙玄然,问道山林之隅、秋水之滨、登重峦而仰天,临碧溪以澄心,游冶山林,意隽心清,畅游其间,久之则丘壑于胸矣!尽其力,遍谒山川,笔底奇峰破出,由其山水画可略见端倪。撷古法之脉而继之,敬先贤之法以研之,采山川之神而绘之,尽其人学养而滋之。已非画技之能事,假以时日,朝斯夕斯,心无旁鹜,一以贯之,破壁而出,尽现众妙之门。

 旷澹隽之致,邈然以远。东升先生髫龄嗜翰墨,搦管蓦写,兀兀穷年师法前人,尤工元四家、清四僧,深得风神,旁涉画理为针,笔墨韵致
求“拙”、“简”、“逸”、“澹”。“以澹见真,以简入妙,禅理意趣溢于笔端。”(王鋻《题吴历碑铭》)东升的疏澹、简约、清隽之画风盖因一“真”字耳! 

  《中庸》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是故,“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有焉。”此中华之中和之美亦为东升性情修为乃至其书画之所求。是之,其作澹隽古雅、温穆平和,而又蕴含闳廓勃郁之气,山岩、树木、荒草、涧水,皆寓钩斫于披麻,以中锋或细笔短皴表现明暗向背,石体坚凝,草木疏散,辅于浓墨苔点强化山峦层次、树木之苍润,笔笔有意,寓墨于笔,不复破染,空灵蕴藉不乏韵度。东升之山水高古旷达,泥古而破古,出乎其外,入乎其内,造境又写境,用笔丰润、沉着,墨色变化丰富,用线转折,顿挫合理,赋画面以节奏感、韵律感,在其笔触下,高远者明晰,深远者细碎,平远者冲淡,在对虚实、远近、动静的具体运用中使画面意境深邃,耐人玩味,神思旷达。 

  王东升先生的作品有自己独特的笔墨语言和书画艺术特点,他将自己对中国哲学思想的理解付诸笔端,嵌入作品!以书法入画,其作品以拙取巧,遒劲洒脱、呈清新虚和、俊逸儒雅之气,得到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区及甘肃省内数位书画界名家的赞评!他的作品让人耳目一新,画中意境能让观者心灵得以激荡,从而产生共鸣,他笔下的山水花鸟随意自然、清新雅致、淳朴精良、内容深厚。他深厚的用墨功底和审美情趣,将牡丹的高贵典雅、国色天香表现的入木三分,无论是构图、技法还是墨色的层次感都非常精致,让我们感受到先生深厚的艺术造诣,给观赏者获得极其惊艳的感官享受。 




 

 

 




 











(作者简介:安子,甘肃兰州人。著名作家、诗人,书评人,书画评论家,钟情书画鉴赏与古玩收藏)


  来源:中国报道新闻网、甘肃冠名文化传播公司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