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诗酒鉴赏

王跃文:不解风情,能解一点酒鬼酒

时间:2018-12-25 来源:华声在线

  内参诗酒文化社枫林雅聚,各位大佬到场。公司安排一人负责一位大佬,我被安排接王跃文。

  我有点不知所措,老实说是惶恐。人家那么大一腕,我算哪根葱嘛。网上说他的长篇小说《大清相国》被拍成了电视连续剧,2019年开播。《大清相国》这书可红哪,被老百姓称为当代包公 的王岐山推荐过。

  前一段时间听单位的同事说,王跃文口才那叫一个好,段子张口就来。文化人都擅长说段子,是不是啊。

  把 王跃文 接到岳麓山,我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下了。王跃文头发花白了,看来写小说的确是个费脑洞的活。他很随和,穿着也十分朴素,很接地气。并且,王跃文常常把笑容挂在脸上。

  那天,让我记忆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从爱晚亭到能量谷的这段路车子无法进入,我们安排了电瓶车,但王老师说难得天气这么好,不如自己走上去。二是很多人拿着扇子求何立伟老师在扇子上画画,王跃文也想要,于是提出自己写一幅字互赠。

  王跃文在酒的起源和分类上有自己的理解。他说,从《诗经》里看,古人只在神圣之事和喜悦之事上用酒。最早,酒起于民间,行于庙堂。《左传》记载,齐桓公伐楚, 借口便是“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酒入愁肠大概是汉魏六朝之后,古诗十九首说:“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人生苦短,求仙不得,不如饮酒。这就是愁了。中国古诗词中写酒的作品汗牛充栋,但这些作品中写愁的更多。民间的酒与情相连,多用于人情往来。古风,丰年才允许酿酒。现在社会进步了,食有余,酒亦足,人民生活越来越好。

  酒起于民间,行于庙堂,关乎礼。为什么这么说呢,酒起于民间,最早在上古,当然它是起于民间,兴于庙堂。《诗经》中有很多诗篇提到酒,但基本上都是在《雅》和《颂》里,《风》里面提到酒也多为庙堂之事。他记得《豳风·七月》最后一句就是说酒的,“称彼兕觥,万寿无疆!”,意思是百姓或者奴隶举着酒杯去祝他们的贵族、主人万寿无疆,所以它是行于庙堂的。酒分为庙堂之酒、文人之酒和江湖之酒,庙堂之酒和礼有关,文人之酒涉及愁,民间的酒与情相连。

  听王跃文老师讲酒故事,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他说:“借伟哥(何立伟老师)的话来说他是‘不解酒精,只解风情’,而我呢,是‘不解风情,能解一点点酒精’。我们家的男性,父亲能喝酒,哥哥能喝酒,我的酒量一般。”

  他:”我与酒鬼酒,说来颇有渊源。十八九年前,我的长篇小说《国画》出版时,凡重要场合,一律喝酒鬼酒。当时还是2000年左右,当时酒鬼酒有一个副总,在酒桌上说,说王跃文的国画给我们酒鬼酒做了那么有影响力的宣传,以后要多送点好酒给他喝。

他说:”《国画》有12年不让出版,一直是盗版。行内保守评估,盗版超过一千万册。一千万册就意味着至少有3000万人读过这本书,也就是说这是个有3000万受众的广告。以上是我与酒鬼酒的缘分。”

  记得我奶奶说过一句话:“我这大半辈子,几乎都泡在你们爷爷的酒故事里,苦也罢,乐也罢,这都是宿命。” 我不信宿命之说,且很爱听酒故事。在我看来,酒因故事而经久飘香,故事因酒而韵味无穷。

诗歌与美酒,是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最典型的两个分支,它们分别代表了中国人文和农耕文明的最高成就,也是过去几千年里中国人丰饶的精神世界和富庶的物质生活的直观体现。诗的精妙、酒的甘美,共同点缀着中国人的生活,这两种元素共同构成了中国的 诗酒文化 。

  “内敛乾坤·参悟天地”

  诗情酒意,墨韵麓山